拉橫幅、報案、上訪!供應商6.5億債權變股權?

來源:陶城報 作者:記者 胡文魁 2015-11-24 點擊:46253次 A- A+

  10月8日,廣東云浮新興英發陶瓷廠曾爆發千名工人聚集討薪的事件,引起了業內人士的高度關注。一個多月來,因英發停產引發的欠債和欠薪問題愈演愈烈,11月11日至17日,陸續發生了供應商集體拉橫幅到英發廠討債、到當地政府上訪請愿的事件,以及英發旗下佛山錦標陶瓷廠工人上訪、熬夜討薪的事件。

2.webp_副本
3.webp_副本

  因當地政府曾經提出限期,若英發11月20日未有復產跡象,將進入破產程序,11月17日,英發公司發布了一份復產新方案,提出由債權人主導組建新公司及相關條款,但雙方從18日起商談至今仍僵持不下。如今20號的復產限期已過,在這個關鍵的節點上,供應商卻陷入兩難處境:如英發破產清算,他們的債務可能就得不到償還(或所獲無幾),而如果按照目前的復產方案執行,他們又擔心在拖債的泥潭里越陷越深。

  供應商追討6.5億貨款,半路殺出“不平等合同”?

  11月10日,40多名英發供應商代表共同起草了一份維權求助信,并簽下姓名、按了指紋,遞交給了廣東云浮市政府信訪辦。之后,這些供應商又以對方經濟詐騙為由,先后去了云浮市公安局,以及新興縣經濟犯罪偵查大隊進行報案。

4.webp_副本
5.webp_副本
6.webp_副本

  11月11日下午3點左右,眾多供應商自發聚集在云浮新興英發陶瓷的廠區前。他們拉著橫幅,上面寫著“損害供應商權益,還我血汗錢”及“廢除英發廠老板與景×公司所簽不平等合同,惡意拖欠供應商6.5億巨額貨款,懇請政府主持公道”等字樣,揮拳喊著“還我血汗錢”的口號(就是本文一開始那張圖)。拉著同樣的橫幅,供應商后來又去了水臺鎮政府上訪請愿(下面這張圖)。

7.webp_副本

  據供應商介紹,英發公司拖欠供應商貨款總計大約6.5億元(大多數被欠貨款超過一年以上,多的達到2—3年,而數額大多在百萬元之上,多的上億),另外還欠銀行抵押貸款約8000萬元、水電費500多萬,稅費300多萬元等。有人估算,這些大大小小的費用加起來,英發總欠款或達8個億。

  橫幅曾提到一份“不平等合同”,眾多供應商在聲討中把矛頭指向一家租賃公司,指責英發廠老板與該租賃公司簽訂了這份不平等合同,“使供應商利益得不到有效保障,從而打擊了復產的信心。”

  據了解,該租賃公司是一家專門提供融資貸款的金融投資租賃公司,其總部位于天津,在廣東佛山設有分公司,也是英發公司的債權人之一。而供應商所提到的“不平等合同”,指的是英發公司與該公司于2015年10月22號在當地鎮政府簽訂的兩份《設備融資租賃合同》。

8.webp_副本

  合同內容顯示,出租人為景×公司,而承租人為英發陶瓷公司,具體交易類型為“融資租賃售后回租方式”。即英發公司將自有設備出售給景×公司,景×公司支付設備購買價款后,再將該設備回租給英發公司,由英發公司向景×公司支付租金及其他款項。

  按照兩份合同的約定,英發公司已將自己公司及錦標建材公司賬面價值分別為3.13億和1.91億元的廠房設備及土地使用權,以500萬和200萬的價格“賣”給了景×公司,自此對廠房設備及土地不再擁有所有權和使用權,而從11月20日起租開始算,每月還將分別支付景×公司租金43萬和17萬元左右,共計60余萬元。

  供應商對此表示不滿并擔心,景×公司與英發公司簽訂了這份合同后,就等于是控制了英發公司現在的所有資產,如果未來復產,景×可以在收取租金的同時,獲取利益分成,同時還可以在未來慢慢轉移掉英發的資產;而如果英發破產,那么根據合同,景×公司擁有英發廠房設備的所有權,清償時將不能算作是英發公司的資產。這樣一來,或使供應商的貨款執行失去保障,也成為了阻礙英發復產的巨大障礙。不過,在眾多供應商的強烈要求下,該合同在11月13日下午被撕毀。

  對于英發廠老板為何要與景×公司簽訂這一合同,將資產“賤賣”給對方,供應商有多種看法。有人認為兩家串通合謀轉移資產,有人認為英發老板是受到暴力脅迫而被迫簽訂的。記者曾電話聯系到英發企業有關負責人,但對方回復“暫時不方便透露”。

  佛山分廠仍欠薪,200工人熬夜上訪

  11月17日傍晚,記者接到報料,稱佛山錦標陶瓷廠(系英發旗下拋光廠)員工在南莊信訪部門堵老板討薪,從白天堵到晚上。有員工表示“老板一直躲在二樓不敢下來。老板不發工資,我們就不回去”。

9.webp_副本

  據工人介紹,英發企業旗下有三間廠,除了位于云浮市新興縣水臺鎮的英發陶瓷有限公司(即此前千名工人討薪、有6條生產線的磚坯廠),還有兩間拋光廠,一間為新興縣錦標建材有限公司(就在磚坯廠附近,工人稱為新廠),另一間為佛山市錦標陶瓷有限公司。而這次發生上訪討薪事件的是在佛山這一家,位于禪城區南莊鎮,有2條拋光線,約200名員工。

  在現場的工人表示,佛山錦標廠這邊欠工人8、9、10月份大約每人1萬元的工資,共約200萬元。“工廠從10月1號國慶放假至今,現在廠里已經沒有成品磚了,但并沒有說破產”,工人向記者說道。

  工人們還表示,他們到南莊信訪部門已經幾次了,也去過佛山市政府幾次,“昨天(16號)晚上都在那里過夜的”。18號上午,記者多次打電話聯系信訪部門一名的相關工作人員,希望了解更多情況,但對方一直未接電話。

10.webp_副本

  記者又問另一邊云浮新興錦標廠有無欠薪情況,有知情的工人介紹,那邊廠10月份開工到3號(才停),“不過他們發了工資,也就25號到3號那幾天沒發而已。”另據新興英發陶瓷和錦標建材聯合17號提出的《英發公司復產方案》(后面會詳細介紹),英發公司之前滯留未發放工資550萬元,增加10月份工資300萬元,累計仍欠850萬元。

  破產?6.5億貨款或僅獲償1個億

  單從債務數額上來看,英發事件中,受損最大的要算是供應商群體。據了解,從英發停產到現在,一個多月的時間里,供應商前去英發公司討債,以及共同商議解決方案,已有近二十次。有的供應商為免來回折騰,干脆常住在英發陶瓷廠周圍,有家也不敢回;有的因同時被多家倒閉陶瓷企業拖欠貨款,目前四處奔走追討。更有的急紅了眼,放出狠話稱要與英發“搏命”。

  據介紹,英發企業以生產600×600(mm)與800×800(mm)的拋光磚為主,年產量可達3000萬平方米,年產值近15億元。有供應商表示,英發運轉出現問題的事,他們早已經知道,但沒想到會突然這么快倒下,想著應該扛一扛就過去了,等環境好的時候沒準就回復正常了,而就在不久前,英發陶瓷還新上了兩臺球磨機。

  這樣一個龐大的企業,選擇破產,還是復產?成為了擺在英發企業和眾多供應商面前的兩難問題。

  有供應商認為,英發未來已沒有希望,不如推倒以后拍賣,從殘值中爭取一些利益。因為一旦英發公司進入破產程序,現有廠房設備將被轉售或拍賣,最終拍賣所得將會按一定順序進行清償。根據企業破產財產清算的程序,企業破產財產的處理和分配,一般由清算組織提出方案,經債權人會議討論通過,并報人民法院裁定批準后執行。

  根據我國《企業破產法》相關規定,破產清償順序依次為:一、破產人所欠職工的工資和醫療、傷殘補助、撫恤費用,以及法律、行政法規規定應當支付給職工的補償金;二、破產人欠繳的除前項規定以外的社會保險費用和破產人所欠稅款;三、普通破產債權。另根據我國《擔保法》,銀行還對抵押財產具有優先受償權,被抵押財產不屬于破產財產,法院拍賣抵押財產所得也優先支付給具有抵押權的銀行,剩下的財產才屬于破產財產。

  按照這個順序,一旦英發破產,拍賣所得將優先支付銀行貸款,然后是工人工資,接下來是水電、稅費,剩余殘值再由具有普通破產債權的各供應商進行分配。在當前市場不景氣的情況下,英發的廠房設備究竟能拍賣出多少錢?甚至是否能拍賣出去?還是未知數(此前,其它產區有一些破產企業被法院執行拍賣,卻多次遭流拍,以致于最終不得不低價變賣)。

  有這方面的顧慮,部分供應商不愿看到英發破產,就是擔心其破產后自己的貨款無法收回。據供應商估算(按最樂觀的情況),若英發破產后資產能夠順利拍賣,在清繳完各種稅費后剩余殘值或不到1個億,相比所欠供應商6.5億的巨額債務,供應商所得十分有限;一旦拍賣價格下調或者出現流拍變賣的情況,每位供應商所得還會被壓縮,甚至得不到任何補償。

  復產?債權變股權,供應商會同意嗎?

  相對于破產而言,復產或是大多數利益方的傾向。當地政府寄希望于英發復產,一方面可以繼續維持當地經濟發展,另一方面也出于維穩考慮,不希望破產帶來1300名工人失業;對工人來說,企業早些復產,他們才能早些回到工作崗位去,維持正常生計;而不少供應商也支持復產,認為只有靠各債權人團結合作,讓英發盡快復產,未來才有希望,損失才可以減少。

  停產之后,英發公司曾提出一個復產方案,提出“2:3:5分配模式”:新投入的資金采用“委托加工”的方式,由出資方委托英發公司進行陶瓷生產銷售,復產后工廠產生利潤采取2:3:5的比例分配,20%用于英發公司日常運營,30%作為新投資人的投資權益,50%用于歸還英發公司原欠債務。英發公司負責人還表示,這個比例還可以再商議,未來是按2:3:5,還是按1:3:6,還可以再討論。

  然而,復產的重點在于:誰來出資?根據估計,復產需要先支付水電費用及員工工資。這筆資金要么通過外部引入,要么通過利益相關方進行入股籌資。短時間內,英發無法從外部找到合適的投資人進行投資,而利益相關的各供應商,本就被英發拖欠了巨額貨款,許多自身公司運營都難以為繼,大多沒有能力再進行投資。即使部分有能力的供應商,考慮到陶瓷市場的不景氣,認為未來利潤額不確定,復產方案中并沒有一個保底的資金用來還債,也不愿進行投資。英發和供應商之間就復產方案的討論僵持不下,還債一事也就一拖再拖。

11.webp_副本

  11月17日,英發公司又拿出了一份重新擬定的復產方案,提出由債權人主導組建一個新公司,以籌集資金;新公司繼續提供原材料給英發公司復產經營;未來經營所得按45:55比例分配(45%利潤用作新公司參股人投資回報,55%利潤用作償還英發公司舊債務);債務固化,自2016年6月起,分10年期支付,每年10期。

  雙方從18日起商議復產方案,至今仍未達成一致結果。而在該方案出來之前,政府方面下了期限,如果11月20日仍然沒有看到英發復產的跡象,將強制其進入破產程序(也有人認為只是“說而已”,表示政府沒權利讓企業破產,只有債權人有權利)。但目前限期已過,雙方仍在協商當中。

  有供應商向記者表示,該方案難執行,也有供應商表示,即使現在克服了各種困難成功復產,可能也只會開兩條窯,至于明年的情況如何,或只好賭一下了。

  由于復產前景遲遲未明,就在11月13日當天,當地政府部門在等待一個多月后對英發工廠實施拉閘斷電。為使漿池里的粉料不固結,英發現在只能臨時用發電機通電,繼續攪拌(確保將來還能用)。

  拉橫幅、報案、上訪,能否要回血汗錢?

  陶瓷企業因資金鏈斷裂停產、在說倒又未倒之間,最苦的要數供應商和工人,而他們也亟需捍衛自身權益的有效手段。廣東英發和純美停產事件就很典型。

  2015年以來,陶瓷行業大環境不利,加上自身經營問題,先后有多家陶瓷企業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困境,不得不面臨停產(或破產倒閉)的現實,從高安新高峰,到清遠藍谷、佛山豪邦,再到廣西新中陶、佛山高明吉利、江門恩平正德、云浮英發、肇慶純美(以及在傳的中恒)等,拖欠供應商的貨款動輒數以億計。

  有供應商表示,陶瓷企業在交易過程中實際上居于主導地位,供應商非常被動,很難維護好自身的權益。據介紹,某些陶瓷企業在欠某一供應商貨款較多后,便停止其供貨,同時暫停支付貨款,另尋找新的一家供應商進行供貨(這也是為什么一家陶瓷企業停產后,竟然會引發幾百名供應商討要貨款的現象)。

  與此同時,供應商與陶瓷企業合作大多存在著不規范的問題。如憑借口頭協議供貨,只有掛賬單,并沒有正式合同(少數交易規模大的供應商會簽合同),且單據上簽名和公章也不規范。遇供應商追款,某些陶瓷企業雖然開具了支票,但支票到期也不打款,跳票后重新開,繼續拖時間,反復操作后還款期限越拖越長。有些供應商同時給多家垮掉的企業供貨,其所受損失可想而知。

  在討債無果的情況下,他們或只好集體上訪維權,希望政府能幫他們挽回損失。然而記者發現,部分工人和供應商也在困惑一個問題,拉橫幅、報案、上訪有用嗎?上級政府往往是將事情打回企業所在地政府,而所在地政府往往也只能是調解,對水電等問題進行寬限通融,最多是拿出一定資金進行扶持。但是,除此之外他們又有什么辦法(持槍和斧頭是違法的,肯定不能這么干)?

0網友評論
品牌推薦 >>
  • 熱門文章 >>
    3d开机号100期历史记录